金融信创正当时!监控易:外部环境、基础设施缺一不可

信创概念自2016年兴起,党政、金融等领域早在2013-2014年开始布局,而金融信创却姗姗来迟。相形于信创试点期的探索与试错,金融信创爆发得略显突然,这背后其实是源于两个因素的成熟。
 
一、信创市场终于成熟到“落地金融圈”
如果说单一领域的技术突破是河流,信创毫无疑问是汪洋大海。作为一个需求与供应能够自反哺形成闭环的生态,信创是缩短科技发展周期以及国内外科技差距的一剂良方。政策上的大力扶持,资本上的资源倾斜,造就了信创肥沃的土壤;政府机构在探索期的大力跟进,也为信创提供了巨大的市场需求。这不仅仅是政府机构数字化的成功,也在更宏观层面上验证了信创技术、市场、供应配套等方面的可行性。
 
信创形势一片大好,在各行各业的落地速度却不同。自2016年信创概念提出以来,政府机构云集景从,在2013-2014年,党政机关紧锣密鼓地开启布局安全、自主可控的信息技术体系。相比之下,关乎国内经济命脉的金融界,却一直到2020年才纷纷加速IT建设,将信创产品作为首选迭代产品。仅在2020年全年,金融界的领军力量——银行的IT投资市场规模,迎来了同比43.64%的增长速度。
点击查看大图
 
政府机构进行国产信创升级,两项优势让其一骑绝尘:冠绝于各行各业的响应执行力,以及相对简单的应用场景。2016-2019年被称为信创试点期,在党政领域,初期预计引入试点终端20万台。该领域支撑信创的力度,可谓空前。
 
过热的信创市场,也难免让下游企业“花了眼”,如何应用信创赋能自身产业,信创产品是否用得好、用得放心,是试点期过去之前就必须解决的问题。经过市场前期的筛选,一批经受住市场考验的玩家,在技术自主可控、产品创新、配套服务等多个贯穿信创服务周期的要素上实现了突破,为后续整个信创生态的大河掘好了河床。
 
成功的经验、已经形成产销循环的市场、规范的供应体系,都是信创试点期留下的宝贵财富。金融信创于此时崛起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 点击查看大图
  
金融信创尽管启动较早,却受制于业务成长以及供应链限制。一方面,金融机构是需求驱动产业升级,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进行数字化迭代,缺乏信创这样的大方向。
 
另一方面,走信创路线极度依赖统一的决策和采购体系。因此,金融信创普遍率先发生在大型银行、证券等金融机构。得益于党政机构信创数字化升级的成功经验,以及对市场积极的反哺作用,金融市场的信创阻力小了很多,需求与市场形成合围,故而2020年进入信创推广期后,信创实现了在金融领域多点开花。
 
在试点期,由党政领域自上而下的推动下,信创走上正轨,并逐渐达成落地金融领域的市场环境,这是金融此时杀入信创战场的第一个条件——市场因素。
 
二、大数据基础设施趋于成熟推动金融信创
 
金融信创大规模落地的第二个条件,是中层基础软件对基础层硬件的产业链整合发生。
由于信创是一个开放的体系,涵盖从底层硬件、中间层基础软件、上层核心应用软件,以及在建设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网络安全、云平台、终端外设等环节,其各环节发展的步调也先后有别。
点击查看大图
 
 
信创大潮早期,基础硬件起步较快,但由于缺乏足够的市场数据,无法统一范式和标准。
 
市场的逐渐成熟,也逐渐将底层硬件各立山头的局面进行统合,诸如超融合数据库等技术共识的出现,标志着业界正在脱离底层硬件的内卷,转而以统筹的视角,去观察、分析以及挖掘底层硬件的数据价值。无论对于下游企业,还是对数字服务提供商而言,主要任务已经从产品的市场占有转向市场兼并,“兼容性”“消除数据孤岛”成为了时下业界共同探索的问题。
点击查看大图
 
金融领域直面市场,业务却相对垂直,数字化可以更聚焦于底层设施,而不涉及诸如IOT物联网赋能工业生产之类更为复杂的场景,成为信创商用化的正面战场。在金融领域,面向用户的数字化升级占据相当大的比重,如办公无纸化、线上交易、产品虚拟化等。金融领域的数字化升级场景更为垂直于基础设施,这也让金融信创成为继党政领域的另外一个信创试验田。
 
 
面向C端的广泛业务需求,也使得在金融信创领域,泛IT一体化运维产品炙手可热。面向业务进行数字化升级,背后对基础设施的全局运营是基础,其上对业务、对人效的充分利用,就是金融机构数字化的枝叶。于是在信创产品中,湖边一体、分布式部署、超融合数据库等泛来源数据概念,比别的领域更早在金融产业落地,围绕大数据基础设施实践应用展开。
 
三、深耕基础软件层监控易铺就智能运维生态
 
金融面向C端应用的局面,正适合美信时代一展拳脚。美信时代深耕智能运维领域多年,深知未来产业进行信创迭代,变革将在中间层软件拉开帷幕。金融领域是非常典型的例子:关乎经济命脉,对技术自主、可控的要求更为苛刻,这也让信创的进入铺平了道路。
 
信创试点期市场空前活跃,硬件市场极大丰富,会让下游企业,尤其是有着丰富C端需求的金融产业,进入大力投入的数字化迭代周期。伴生的数据孤岛现象,则会持续到信创大火烧到中间基础软件层。将信创落地比喻为大楼竣工,底层硬件如同石料,中间层软件自然就是大楼骨架。这也就决定了,粗暴堆料是难以“落成剪彩”的。
 
点击查看大图
 
 
数据中心智慧化、一体化运维,其物料就是各种大数据底层设施,如大小型服务器、网络设备、数据库、存储、中间件、虚拟化、Web业务、WebServer、防火墙、日志、应用系统等。
 
基于全新设计和开发的设备管理功能,监控易具备强大的批处理能力,可以对这些大数据底层设施进行“凭证”管理,批量管理海量设备,设备的接入和信息编辑都非常便捷。监控易提供大规模设备的接入和运维管理能力,将各类设备接入到监控平台,支撑设备数据采集、数据分析、视图展示,提供业务监控和巡检管理,协助运维团队全面了解设备的使用情况和业务的健康态势。
 
在运维管理过程中,可对任何资源和信息进行“打标签”式管理,快速标记、快速分类,便于即时应对个性查询和运维需求、定制报表和大屏展示,灵活响应系统通知。同时,监控易可以围绕实际应用场景对设备分组管理,支持用户自定义场景,按需执行运维任务。
 
监控易提供实时的数据性能采集和监控,帮助运维人员直观查看整网资源,支持网络拓扑管理、流量管理、IP地址管理、配置管理,实时追踪网络资源状态变化。对于数据中心,提供机房管理、机柜管理、容量管理、3D机房管理,具备凭证式管理、专线管理、多级资源组管理、可视化管理等特性功能。
点击查看大图
 
出于对稳定性的要求,金融类核心业务都运行在服务器上。金融机构在设施迭代过程中倾向于采购信创产品,这也让底层IT资源现状变得十分复杂:包含了不同芯片架构及不同品牌的信创服务器、传统x86服务器、小型机等。
 
在复杂的底层设施中,监控易选择以数据为运维抓手,统一监控、调配资源。相较于消除数据孤岛,这思路更进了一步。
监控易将自研超融合数据库BigRiver作为产品架构核心。BigRiver数据库采用超融合策略,对主流数据范式强力兼容,最初专为网管数据研发而成,为用户提供集成“消息队列”、“Key-Value树状数据库”、“关系型表状数据库”、“内存数据库”和“高性能时序数据库”为一体的四合一超融合数据库存储。BigRiver数据库还使用高压算法,采用自主研发的“页面管理机制”、“事务管理机制”、“多级缓存机制”以及“高性能B+树索引机制”等,保证了数据存储的完整性和一致性,在此基础上,又提供了高速率的写入和查询性能,显著提升了数据库的读写效率。
点击查看大图
 
 
 
这让数据不仅仅成为金融机构计算盈利的工具,也成为底层硬件的“身份标识”“生命体征”,让金融一体化IT运维具备了最基本的条件。在此基础上诞生的泛IT一体化运维平台——监控易,可轻松洞察网内一切基础设施,从根本上消除数据孤岛。这无疑让金融机构应用信创产品中伴随着强大的信心,因为底层设施的宕机导致经济损失对于金融产业来说是不可接受的,设备的“黑箱状态”会阻碍金融产业进一步数字化的步伐。对基础设施的完全洞察,赋予了金融产业更强大的稳定性。
 
金融产业毕竟并非工业生产,底层设施投入过量的运维资源并不利于长效发展。监控易还自带丰富多元的操作接口,包括“标准SQL接口”、“自有BSAPI接口”和“Grafana展示接口”,便于用户对接已有的大数据基础设施,用户可通过监控易,发现、洞察网络内终端设备,并以拓扑网络展示,真正实现一体化运维。
点击查看大图
  
金融产业带有巨大的面向业务属性,那么还有一个问题是亟待解决的:基础设施高度离散,且沉淀在底层的IT资源闲置严重。进阶的IT运维,不再仅仅是根据一体化的设备运维体系进行维护,更需要充分调动底层资源。监控易采用“云边端一体化”架构,可通过架构的核心——中央控制台进行协调、管理、分配众多的任务管理器和实时数据库,调动云管理中的各项功能模块,实现调度一体化、资源一体化。
 
监控易系统为BS架构,采用底层分布式架构设计,各地数据中心或机房可部署监控终端(TS)。控制监测云中的TS监测服务器根据数量和计算能力动态承担各自的监测任务,当数量和计算能力发生变化时,通过自动调节机制去重新调整各自的监测任务量。监控终端的状态数据和告警数据上传到集中管理控制台(CCU),所消耗网络资源为最小,几百设备监控只占用十几K带宽,企业级用户可以在更广域的范围、更大的大数据基础设施体量上进行分布式部署、一体化管理。
点击查看大图
 
 
监控易凭借消除数据孤岛、一体化运维、资源调度等看家本领,目前已经在金融信创蓝海中扬帆疾驰。根据监控易服务银行客户的案例复盘,不难得出:系统多、覆盖广、团队结构复杂、故障影响大几乎是所有金融机构在产业扩张时都遭遇的痛点,其背后的国产化替代、消除数据孤岛、对分布式部署的需求、云边端一体化运维、保障系统稳定性,都是监控易可满足的刚需。
 
信创的落地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或许很多产业都如同金融信创一般,迭代的焦点都是从底层设施向中间层基础软件发展。又或许金融信创催生了更为完善的体系,成熟经验可以复制到别的领域,会大大加速其他产业信创落地的进程,这些历史大势我们无从揣测。我们可知的唯有,当外部环境和基础设施成熟,金融信创便顺理成章地“爆发”起势。
 



了解美信时代:美信时代成立于2007年,15年来默守耕耘ITOM领域,先后获得真格基金、达内的天使投资,以及云智慧、天旦的战略投资。美信时代坚持自主创新,推出监控易智能运维管理平台,服务魔方SAAS平台、BigRiver四合一超融合时序数据库等自研产品,积极融入信创国产化生态建设,赢得了国家电网、中石油、中海油、三大运营商、江苏交控等上千家头部客户的认可。
 
关于监控易:监控易是美信时代自研的分布式、一体化数据采集与洞察管理平台,采用多TS架构,集中统一实现IT、动环、智能物联网等智能设备和软硬件系统的自动采集、监测、巡检、告警及展现,提供设备管理、网络管理、业务管理、视频管、CMDB、ITSM、运维管理、机房管理、移动运维、云运维、3D可视化等核心功能,支持各系统间的数据关联共享,从全局视角把控系统运行态势。监控易具备全国产、高性能、一体化、多层级的特点,聚焦IT&OT领域,处于信创产业链中“卡脖子”的战略环节。